首页
笔趣文学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0章 订亲(1)

    袁凤摇头:“还没有。十月份,殷将军、乐将军和我兵分三路,在布根山下大败巴图,将他们赶到二千里外的克鲁河北。漠北寒冷,十月份克鲁河已结冰,副将劝我返程,我不敢冒进才回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漠南人心安定,漠北再无挑衅。我向君上进言,开通边贸,边境日渐繁荣。我年底回卞京,君上重重封赏,问我有什么要求。我拒绝了封赏,提了两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念瑶接口:“一个是他爹官复原职,一个是下旨订亲。”

    袁凤点头:“那会南飞还小,成亲不合适,只能先订亲。”

    念瑶道:“你是南华的师姐,你们订亲南家人同意吗?”

    袁凤迟疑好久:“……都不同意……”

    念瑶语气满是赞扬:“阿凤强娶豪夺,霸气。”

    袁凤哭笑不得:“没有……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念瑶拍拍她的肩:“我懂。强扭的瓜也有甜的。”

    念瑶听完八卦,心满意足的退到罗安旁边,抱着他的胳膊,靠着他的肩,闭眼假寐。

    船像利刃在水面划出一道巨大的伤痕,四周水流翻腾奔涌填补,水面很快恢复平静如伤口痊愈。雁过无声水过无痕,不知情的人便觉得一切如初。

    南飞跟朵颐一起回来,人是瘦了点,但依然是光彩夺目的少年。

    南华抱着他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她站在旁边抹眼泪。

    南飞威胁:“要是再哭,我就将你俩的哭相画好装裱。等你俩成亲后,拿到夫家去勒索,不给钱就拿着画像游街。”

    南华大怒踢他。南飞转身抢马就跑,南华自是不放过,一路追过去。

    袁凤还没来得及给南飞接风洗尘,他就这样带着南华和朵颐,嬉嬉闹闹的离开了丰州。

    后来跟南华书信往来,提起南飞时总有朵颐。南飞不知对学官说了什么,破格让朵颐入太学。两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,关系十分要好。

    南华很焦虑,爹刚被降职,弟弟又跟漠北女孩亲近,万一朵颐是细作呢?君上甚是不喜。

    袁凤平日忙碌,闲下来看着书信,想到的全是南飞和朵颐在一起的画面。根本不暇回顾也无暇问起,南飞在漠北的那个月里,经历了什么?

    巴图没对他做什么吗?怎么可能!

    南飞说第一次不尽如人意。他熄灯盖被,只是不想演春宫吗?他在黑暗中微微发抖,袁凤只当他第一次冲动上头。

    他在青楼里听曲赏舞,强调自己清白之身?是因为这个吗?

    袁凤慢慢回头,南飞双手枕在脑后睡得正好。罗安有治伤良药,疤痕烧伤都可以去除,看不出来他身上有伤。

    南飞被袁凤叫醒时还有些迷蒙:“阿凤?”

    袁凤扶他起来,异常温柔:“我们在海东县上岸,走陆路回卞京。”

    南飞上岸时不知碰到什么,身子不稳往前倒。袁凤一直盯着他,立刻抱住他稳住。

    念瑶和罗安早在岸上等着他们,念瑶评价:“四肢无力,脚步虚浮……你干嘛了?”

    南飞懒懒道:“纵欲过度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盯着南飞,又看向搀着他的袁凤。明明应该害臊的,袁凤惊讶的发现,自己竟很淡定。

    念瑶倒是不好意思:“大庭广众,朗朗乾坤,你不要脸的吗?”

    南飞道:“夫人过来人,偏要明知故问,算要脸吗?”

    念瑶踹他,南飞躲到袁凤身后,可怜兮兮:“阿凤,她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鸡皮疙瘩掉一地:这是男人吗?